荼壶/林三言
希望别被我乱七八糟的推荐惹烦咳
主凹凸永七恶魔也要义务教育等
穷画画,偶尔码文,孩厨一只
※极度杂食。自行避雷,喜欢强强
柒七,女指中心‖伊萨克女指
金、嘉吹,算是个全员厨。
all金,主嘉金雷金

 

【药鱼/炼金王×蜃楼王】孤漠幻影(2)

*如果你认为的话【?】算是微量嬴白所以很在意的话避雷吧。毛都看不出不占tag了

*缩缩垃圾话,前文还有后文的一些话原本那儿就有,这次放到这儿也没删,因为也确实和当时一样,想说的还是这些吧。。原地址的文删了

*私心想码这个放放炼金王过去,和正文联系大概不咋子不大,但是也有自己的目的,如果写成长篇的话【emmm...希望写好】塑造人物抠脚的我堆堆

再叨几句,历史垃圾的我可能bug很多,你们可以提出了我试着改,实在不行的我就只能放着了。然后设定,因为游戏里战斗场景的防御塔什么的,我就觉得是类似魔法与高科技并存的那种感觉,然后也是我文风的限制还有自己词汇的积累,并不能带来很棒的古风一样的体验,也没打算写成古风。然后嗝,试着填?只有周末有空咳

然后我想拉进度这篇可能有点急。白起那儿的描写是因为我可能会开嬴政白起的文,留个坑位

前文:【1】

——————

       有风,扰乱了植被本一头整齐的青叶,少些觉得冷了,扁鹊拢了拢了围巾。

       转过一个街角,视野开阔起来;越是向外走去,远处封闭的景色却像倒扣的帷幕从四周整齐地抽拉而出,眼睛所见广起来,物也少起来。地面披着的绿意也稀薄起来,渐渐有砂砾飞扑进扁鹊的兜帽中,而他只是暗暗盘算着自己的计划。

       这站人真少... ...

       终于是到了,一长截列车静静停靠着,以储存法力的水晶石为能源驱动的常用自动式行驶工具。车腰身部位颇为夸张地另加了一层蓝银拼接的铁甲,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几乎没人乘坐。扁鹊钻入一节车厢,门口牵出一根红线迅速扫过又匆匆地检查过便放行。一条不被多重视的路线——沙漠罢了,车里尚存打斗痕迹的靠垫都没更换。扁鹊随便挑了个位置就着硬邦邦的座位席。

       半晌,车自行驱动起来。无人的环境使他神经不自觉集中而又发散,感知着细微的颠簸,直至摇晃着将自己催入梦乡,很累。

       扁鹊倚着玻璃,脑子轻微的一道声音却如钻破缝隙而生长的茎芽忽地变得清晰,硬生生撬开脑子般的疼——

... ...

     “你叫什么?”

       徐福顿住脚步,突然瞥到一个蜷缩在街头的孩子,不自觉去靠近他。四周红灯高挂,叫卖不断,好不热闹,他就脏兮兮地窝在那儿,淡金色的头发被强压地黯淡叫他忍不住出口唤他。有时候就是那温柔的颜色让你忍不住同情泛滥。

        如果被清水好好洗净,一定比冶炼的黄金还要美吧——远胜太后玉指挑拣那些空一副表面价值的冶炼品。

       听到脚步声,他却是将头埋得更深,很是畏惧地抱紧自己,惶恐地直着耳朵听着来人的动向,终是沉默一阵,不安地开口:“扁鹊... ...”许久才抬头怯弱地看着他,徐福将手递过去,不禁舒展笑颜,炼药时有个搭把手的侍童也不错。扁鹊略显迟疑,还是颤抖地把手叠在徐福宽大的手掌中,不好意思地看着自己满是污垢的手指,急切地想缩回却被徐福一把攥住。

     “和我走吧。”

       当然如果发现这份天赐的温柔都能被消磨殆尽的话,扁鹊可能还是止不住靠近,他恨死这异常柔软脆弱的心了。明明是堕入黑暗的人,眼睛却还是不自觉地寻觅着光线照射的方向,直到目盲。你说有多矛盾?

——————

       扁鹊拧起了眉头,头疼地让他有些发软;冰冷的玻璃紧贴脸颊,扁鹊只觉得体温都要被什么剥离。

... ...

       徐福放心手中的试剂,反倒绕到扁鹊的身后,握住了他的手,控制着他两手间距和倾倒液体角度、用量。两种液体在玻璃管中相碰撞,散发着微热,在无色的液体接触的一瞬,整个试剂浑浊起来,浑浊在上层飘荡,静置片刻却有至纯的沉淀产生。“先生... ...!您好厉害!”扁鹊眼中涌出掩不住的惊喜,满是崇拜地看着徐福,口中惊叹道,只剩很是直白的盛赞。我,真的想成为徐先生这样强大温柔的人!徐福默然,看着扁鹊那头柔软乖顺的金发,开口,“以后叫我师傅吧。”仿佛只是心血来潮便道了一句。扁鹊仰头怔怔地看着他所敬佩的先生,转尔脸色出现欣喜之色,不敢置信地喃喃着,只是嘴角却大大展露了一个美好的弧度。

       徐福内心复杂地看着扁鹊,他那该死的傲人的炼金天赋很是招人妒... ...他有点迷乱,不知道自己究竟抱的是什么心思了?是培养一位天才崛起... ...还是。徐福忍不住自我嫌恶。

     “先生,太后... ...”

       徐福挥手打断示意扁鹊的存在,通报者带着歉意深深鞠了个躬。徐福嘱咐了扁鹊几句就提着药箱跟随通报者离开了。

       徐福快速穿过走廊,解开一道暗门便急促地头也不回地进去了。壁灯幽幽,门中长廊直通一大厅,大厅正中心摆着一个巨大培养舱,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排列着稍微小几号的玻璃罐。

       芈月站在培养舱前,不甚在意地修剪着指甲,率先开口拦截下徐福的一套说辞:“礼仪就不必了,我需要的是什么你知道的。这里没有人而且属于你的地盘你放心做吧,我只要你速度。”芈月冷冷一瞥,但有求于徐福只能话锋一转引到了培养舱上:“你看看现在进度如何。”

       培养舱里灌满了蓝绿色的营养液,还有一些粘稠地令人发恶的血色丝线从培养舱的人身体上飘散开来,剪不断,仿若幽灵游荡最后泯灭于这残忍辛酸的溶液中,更有血块积在培养舱的一些机械零件交界处。注射器、切割器、输送液体的软管毫无顾忌地插在了培养舱里那个死一样沉静的少年背上。

      还是人吗?徐福对自己发问。但已别无他法,飞黄腾达加官晋爵只能靠这个了。自嘲些什么呢,学着不是就是为了给他们做事吗?好像原来... ...有什么偏离了。

       培养舱散发荧光,或者不如说是后面的光板使它像在冷冷地烧着。哪里面的东西,丑恶的鳞甲覆盖在皮肤上似乎已镶嵌于骨骼血肉,魔种的黑色污染物般的东西攀延上少年扭曲痛苦的脸。丑陋的魔道制造的怪物啊。

        芈月冷漠地看着自己亲手交给徐福的实验品,眼神有点涣散恍惚地有些远。他也将是最完美的实验品——一个未来的怪物,白起。

       徐福垂下眼帘,轻叹:“白起... ...你是一把武器,最强的剑... ...只会被最强的手所挥动。”白起手指难受地颤抖起来,喉咙喑哑着想发出一声悲鸣,他好像模模糊糊地知道了,是阿政。

————

       扁鹊的手不断收紧,挣扎着想要逃脱,但他忍不住深陷其中... ...赶紧,撕开他虚伪的嘴脸吧。隐隐的期待、不安和惊恐,溢满胸腔的愤恨让扁鹊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好似要被这些情绪吞没,既掺杂着留恋不舍又恨不得立马撕碎他... ...


====本章完叨几句=======

我自己认为吧,小神医他现在,虽然冷漠啊,丧心病狂【buni】什么的,然后这篇又是炼金王的带点私设的文,emm徐福不是纯粹的坏人,就好像小扁子他现在不仅仅是性格古怪疏离这样,既恨自己愚蠢、徐福的所作所为但是对于昔日的师傅,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又在小时候留下那么深的一笔,小扁子应该不仅仅是恨了。我文笔有限表达不好,总之我希望我喜欢的小神医是个更加丰满充实的人啊!

那么,晚好。


March
23
2018
 
评论
热度(7)
© 不成形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