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壶/林三言
希望别被我乱七八糟的推荐惹烦咳
主凹凸永七恶魔也要义务教育等
穷画画,偶尔码文,孩厨一只
※极度杂食。自行避雷,喜欢强强
柒七,女指中心‖伊萨克女指
金、嘉吹,算是个全员厨。
all金,主嘉金雷金

 

【药鱼/炼金王×蜃楼王】孤漠幻影(1)

*乱七八糟沙雕玩意儿【。】来交党费了

*在别的地方发过【。】不知道能不能填坑

*渣文笔我emmm...话说这两个皮肤金闪闪帅一脸,蜜汁脑洞,脑洞挺小的【你tm】

传送门_(:з」∠)_:【2】

       石墙故意砌开了一个半圆的大口子,却未安垂帘或是窗子,一个炼金炉台被筑在口子上,方便炼金时候诞生的各种闻起来不是很友好的气味逃逸出去,炉台还向外延展出一个圆台,方便摆放各种道具。炉台上边被设计成圆盘,一丝不苟地雕刻成十字交叉于一凹槽的半镂空状,凹槽上装着透明的管状物,且炉台整体被保养地很好,上边摆着的瓶瓶罐罐竟有一半是为了清洗炼金后那些残留下来用水难以清洗的污垢,但是这样,十字凹槽中还是有什么荧光物质在闪烁。

       扁鹊无奈地靠近炉台,墙口两侧垂挂下来生长的植物向室内攀延,轻轻揭开管状物的金属盖子,用食指从管口内壁用力扣下点荧光物质。如同涂料黏在了皮肤上,却在空气中半晌之后化为粉末颗粒状在空中泯灭,像流动的光一样浮动,最后也终究随风而去罢了。明知会发什么,扁鹊还是不信邪地抓起炉台边摆放着的其中一个瓶子向管状物中小心翼翼地滴加——液体接触荧光物质的瞬间,一个光团从管口挣扎着冒出,光团中隐隐约约地旋转着一个球体... ...

       又是这样!略显愠怒地抓起一个散落在旁被红色丝带细心扎起的卷轴,柔软的卷轴温顺地任扁鹊随意展开,却煞是嘲讽。实验结果可与上面写的不符——光团还不待他看清,闪烁几下便灭了。他已经被这该死的卷轴耗费几年的时光了,如果不是对力量的执拗和对炼金的狂热,他会像疯子一样脑子胀满了这个实验除了委托就是把自己拴在炉台前反复这些乏味的装仪器、调配溶液、检测材质、替换配料,不断反复摘录、思考吗?呵,那他怕是想成为峡谷第一个秃头。

       那么就是那是材料的问题了,只有它,是整个实验中一直以来的不确定因素——那个奇怪的荧光物质。手里攥紧的药瓶不知不觉被捏爆;好啊,如果真是那个的问题的话。那么那个交易时信誓旦旦的商人他掘地三尺也是会找出来的,有些药剂,还是在活体上做有趣。

       沉默片刻,扁鹊无声地重新用丝带把卷轴扎好,这件事,说到底只能自己完成,也不能让他人知晓哪怕自己一点点的意图才是,自己,太不冷静了。愤怒解决不了任何事,明明已经从师父那儿得到教训了... ...从钉在墙缝里的挂钩上扯下一块无论如何清洗侵泡都会弥留下五颜六色的麻布,认真地擦拭之前的药剂,连指缝都不放过,迅速地拔下镶嵌入肉中的玻璃碎片,无意识地皱了皱眉。

       扁鹊打开门,看见门口一个被黑衣遮掩地严严实实的侍童恭恭敬敬地递上一个金色的长途斜跨包:“先生... ...这次还是去接几个委托吗?”。“远行。”挎包外侧镶这金属框架,固定包身保护好包中物体防止压变形,在包正中间设立了一个雕刻精美的金属缩,锁心是个红色椭圆宝色,从此打开会弹出金色符文;而包的内部空间很大,分层也很严谨。扁鹊掀开包,清点了下药品将卷轴放入底层便合上。戴上兜帽随意地在脖子上缠绕几圈,抚了抚褶皱,将垂下的两条甩到后面去,接过挎包,十分有耐心地挨个扣好皮带上的扣子;抓起几瓶试剂在腰带上塞成一排。

“这次外出可能会很长,我希望你能看好这里。”侍童听到顿了顿,衣服一角露出隐约的红黑鳞甲。


March
23
2018
 
评论(3)
热度(4)
上一篇 下一篇
© 不成形式 | Powered by LOFTER